924eecom

    1. <form id=APfWDWRFs><nobr id=APfWDWRFs></nobr></form>
      <address id=APfWDWRFs><nobr id=APfWDWRFs><nobr id=APfWDWRFs></nobr></nobr></address>

      首頁 > 行業資訊 > 數據分析 > 正文

      守正出新,行穩致遠:強大國內市場下的紡織行業

      文章來源:    發布時間:2021-01-28

        內需市場是新中國紡織工業從逐步建立産業體系到進入制造強國第一梯隊的基本動因和堅實保障。紡織行業始終把滿足國家發展和人民生活需要作爲出發點和落腳點,持續提升供給保障能力,優化供給結構,在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的不同曆史階段均發揮了支撐國民經濟和保障民生的重要作用。2018年底,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首次提出促進形成強大國內市場。2020年,中共中央發布《關于制定“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的建議》,再次強調堅持擴大內需這一戰略基點,形成強大國內市場。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順利實現、以國內大循環爲主體的“雙循環”新格局加快構建的背景下,紡織行業以高質量供給滿足、引領和創造國內需求,充分滿足人民對美好生活的新期待,既是戰略機遇,亦是時代要求,更是行業的不懈追求。

        伴随着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我国内需市场不断演进,与纺织行業發展之间的互动关系也不断发展变化:

      圖1:我國經濟發展部分指標變化情況

        數據來源:國家統計局

       

        築基起步:滿足衣被基本需求,力擔解決溫飽重責大任

        新中國成立之初,我國經濟基礎薄弱,居民收入和消費水平很低,1952年人均GDP僅119元,城鎮化率僅有12.5%,恢複發展經濟和解決溫飽問題是首要任務,保障穿衣蓋被基本生活需求則是紡織行業的核心任務。建國初期,裁布做衣做被是主要消費方式,棉布憑票限量供應,人均棉布産量僅7尺;1952年全社會穿著類消費品零售額爲51億元,人均僅8.8元。

        紡織行業從上世紀50年代開始大力建設棉紡織基地,強化自主裝備配套,積極發展粘膠(時稱人造棉)、腈綸(時稱人造羊毛)等化纖原料,加快發展針織工業,豐富衣料選擇。特別是70年代,我國引進技術興建四大合成纖維基地,成爲紡織行業供給能力的突破性轉折。我國化纖産量1957年僅有200噸,1980年增加到29萬噸,1990年達到165萬噸;紡織纖維加工總量從建國初期幾十萬噸增加到1978年276萬噸,1990年達到630萬噸。

        1983年,我國取消棉布限量供應,標志著紡織行業初步具備了足量滿足內需的能力,在衣食住行基本生活需求方面率先完成“溫飽”保障目標。筆挺耐穿的“的確良”、輕盈保暖的人造毛毯、絢麗多彩的人造絲被面、結實耐穿的錦綸彈力襪等商品大量進入城鄉居民家庭,購買成衣逐步成爲重要的消費模式。1985年全國穿著類消費品零售額增加到717億元,1990年達到1182億元。

      圖2:我國穿著類社會消費品零售額

        數據來源:中國統計年鑒

       

        穩健成長:強化物質供給與銷售網絡建設,鞏固産業發展立足基點

        上世紀80年代末期,我國全面完成解決人民溫飽問題的曆史任務,踏上小康社會建設道路。90年代,伴隨著改革開放成效累積,國民經濟實現穩健發展,人民生活水平穩步提高,國內市場需求也開始從數量滿足轉向品質提升,解決人民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需要與生産力發展水平之間的矛盾成爲核心發展導向。1990年到2000年,我國人均GDP從1663元增加到7942元,城鎮化率從26.4%提高到36.2%,城鄉加權人均可支配收入從904元增加到3722元。

        在宏观环境不断变化的背景下,纺织行业作为市场供给方也发生重要改变。伴随着纺织行业生产技术革新以及国有企业改革、民营经济崛起,我国纺织服装市场从卖方市场彻底转变为买方市场,主动适应内需成为行業發展关键方向。纺织行业立足挖掘内需潜力,着力丰富产品花色品种,精纺棉制品、化纤仿真产品大量涌现,涵盖服装、装饰用纺织品(现称为“家用纺织品”)、产业用纺织品的完整终端大类产品体系正式建立,面向工薪阶层和农村市场的自主服装品牌起步发展。建设国内市场销售体系成为纺织行业对接内需的重要途径,专业交易市场加快发展,品牌企业开始搭建自主销售网络,并从生产型向生产经营型转变。

        上世纪90年代,扩大轻纺行业出口创汇是重要的国家战略,加工贸易快速发展,我国纺织品服装出口总额于1994年跃居世界首位。但这一时期,国内市场始终在纺织行业销售中占据主体地位,出口产品仅占全国产量的三分之一左右,内销稳固占据行業發展基本立足点地位。1995年,全国穿着类商品零售额达到3200亿元,比1990年增加1.7倍。2000年,我国城镇和农村居民人均衣着消费支出分别为500元和96元,比1990年分别增长1.9倍和1.1倍;按城乡人口加权计算,全国衣着消费支出总额十年累计增长2.4倍。

      圖3:世界及我國人均纖維消費量、城鄉居民人均衣著消費支出情況

        数据来源:The Fiber Year,国家统计局,中國紡織工業聯合會

       

        提速飛躍:深化供給側結構調整升級,強化內需市場戰略重點作用

        進入新世紀,我國把握住加入WTO的重大曆史機遇,堅持轉變經濟發展方式,深入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國民經濟社會發展水平和質量穩步提升。2001~2020年,我國不變價GDP年均增速達到11.7%,2019年人均GDP突破1萬美元,2020年GDP總量邁上百億元台階,城鎮化率超過60%。新型城鎮化和農業農村現代化建設推進,城鄉基礎設施升級,居民居住條件改善,社會保障體系完善,生産生活服務業蓬勃發展,一系列成就爲內需消費增長提供有力支撐,紡織服裝商品內需進入提速與提質並舉的黃金周期,內需市場成爲紡織行業平穩發展的首要驅動力。特別是在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後,國際市場進入長期低迷周期,內需市場在穩增長、調結構方面的絕對主力作用日益增強。2018年,中美貿易摩擦升級,在國際貿易形勢日益複雜的形勢下,促進形成強大國內市場正式成爲重要經濟發展戰略。

        我國加入WTO爲紡織行業提供重大發展機遇,通過深度融入國際産業分工合作體系,紡織行業出口競爭力大幅提升。但內需市場仍是行業銷售主體,內需纖維消費量在纖維加工總量中的占比以及內需纖維消費增量規模均超過出口。紡織行業堅持將內需市場作爲首要發展動力,積極統籌利用國際産業鏈優質資源,滿足國內需求,激發內需潛力,並在發展中呈現以下特點:

        一是多角度滿足國內市場消費和國民經濟相關領域應用需求。伴隨著國民經濟發展,我國纖維需求領域突破傳統穿衣蓋被,向著家居家飾以及醫療衛生、土工建築、交通運輸、結構增多等更加多元化的領域擴展。家用紡織品在本世紀初實現快速發展,占纖維加工量的比重從2000年19%提高到2007年33%的曆史高點,至今仍保持在27%。産業用紡織品應用潛力穩步釋放,占纖維加工量的比重從2000年13%提高到2019年29%。家紡及産業用行業立足內需市場的特征更爲明顯,産品內需比重均明顯高于服裝行業。2019年,我國人均纖維消費達到23公斤,是世界人均水平的1.5倍,纖維消費量和消費結構均達到中等發達國家水平。而2000年,我國人均纖維消費量爲7.5公斤,尚未達到當時全世界人均9.5公斤的水平。

      图4: 我国纺织行业三大终端产品纤维消费量比重

        数据来源:中國紡織工業聯合會

        二是以科技持續創新滿足內需升級需要。紡織材料研發與應用創新對于紡織行業滿足並引領內需發揮重要作用,各種差別化、功能性纖維新材料支撐和驅動了全産業鏈産品創新。精細制造、柔性制造、大規模定制以及智能制造等優質、先進技術不斷升級,不僅驅動生産效率與産出品質持續提升,在國內制造成本大幅提升的情況下,保持了紡織服裝産品的高性價比福利,面對日趨多層次、多角度的個性化需求,紡織行業也具備了日益增強的快速反應能力。

        三是自主品牌取得重要發展成就。以持續提升的居民收入爲基礎,面向城鄉不同消費群體的紡織服裝自主品牌全面崛起,質量、設計、文化內涵、社會責任形象等品牌構成元素日益完善,線上、線下相結合的營銷網絡全面覆蓋從鄉村小鎮到一線城市的多層級消費市場。以自主品牌爲立足點,紡織行業獲取了更加全方位的升級發展動力,和更加安全可控的産業體系立足基點。隨著我國決戰脫貧攻堅,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下沈市場潛力顯著釋放,2011~2019年農村居民人均衣著消費支出年均增長11.7%,是改革開放以來增長最快的階段,高于同期城鎮居民衣著消費支出增速9個百分點。

        四是跨行業、跨界融合創新穩健起步。近年來,紡織行業與信息網絡、文化創意及其他現代生産、生活服務業的融合創新不斷深化,成爲新時期行業更好適應和引領內需升級的主流路徑。電子商務是迄今發展成效最爲顯著的領域,根據中國紡聯流通分會測算,2011年我國服裝家紡産品網絡零售額僅有2200億元,到2019年已達到1.7萬億元。自2015年國家統計局開始公布全國網上零售數據後,穿類商品網上零售額至2019年一直保持2位數增長。

       

        永續創新:以全方位、立體式內需保障能力,高質量融入“雙循環”新格局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發展之間的矛盾。社會矛盾轉變表明,在已經具備的雄厚物質基礎之上,提升高品質産出和供給成爲生産力發展的新方向。“十四五”時期,我國國民經濟雖然仍將面臨複雜國際形勢的考驗,但發展趨勢長期向好,特別是在新冠疫情持續肆虐的情況下,我國內需市場毫無疑問將成爲世界經濟企穩複蘇的核心引擎。加快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爲主體的“雙循環”新發展格局,著力促進形成強大國內市場,更加凸顯內需市場的戰略重要性。

        我國內需市場目前年纖維量超過3000萬噸,位居世界首位;衣著類商品消費總額僅次于美國,居第二位。而在此基礎之上,“十四五”紡織品服裝內需市場將呈現出增量增速放緩、以供給品質升級驅動總量擴容的特點。

        從國際比較角度,相關統計數據顯示,英國、日本、加拿大等發達國家人均纖維消費量普遍處于20~30公斤的水平,僅有美國人均纖維消費量一度超過40公斤,但在2008年金融危機後也回落至35公斤左右。2019年,我國人均纖維消費量已達到23公斤,從這個角度看,我國內需纖維增量的提升速度將會逐步放緩。但從價值量角度看,2019年美國、意大利人均衣著消費支出折合人民幣達到近8000元,德國、日本等國也普遍達到6000元以上,而我國2019年人均衣著消費支出爲1338元,城鎮居民也只達到1832元,表明通過附加價值提升,紡織行業在內需市場中依然有廣闊作爲空間。附加價值的提升既包括由科技創新帶來的品質、功能附加值,也包括品牌創新帶動的供給模式與服務模式創新附加值,以及滿足表達個性、愉悅精神乃至傳承民族文化需求所帶來的附加值。

      图5: 2019年我国及部分发达国家人均衣着消费支出

        數據來源:國家統計局,根据美国经济分析局、欧盟统计局、日本统计局相关统计数据测算

        從消費結構來看,自“十二五”時期起,我國內需消費市場已經呈現出明顯的消費升級特征。2020年,我國人均衣著消費占人均消費支出總額的比重爲5.8%,而2000~2010年這一數據一直維持在9%以上。同期,居民在改善居住、交通通信、醫療健康等方面的消費比重上升。相關統計數據顯示,美國和日本人均衣著消費占消費支出的比重分別爲2.3%和3.9%,從這個角度看,我國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基礎上進一步發展經濟,提升人民生活水平,人均衣著消費量的增長必然放緩,價值提升則是必然的發展重點。

      图6: 我国人均消费支出结构变化情况

        注:2015和2020年數據爲國家統計局公布的調查數據,1995~2010年數據根據國家統計局城鄉調查數據加權計算得出

        數據來源:國家統計局

        “十四五”時期,在“雙循環”新發展格局下,我國將建立起更加堅實的經濟基礎,更趨完善的基礎設施條件,更加優越的創新環境,爲紡織行業挖掘內需市場潛力提供更加強有力的支撐。紡織行業開拓內需市場,有幾方面創新動向值得關注:

        國潮文化深度演繹。我國有3.4億90/00後人口,約占總人口四分之一,這個被稱爲網絡原住民的群體是在我國綜合實力日益提升的國情下成長起來的,切身體會到了中國制造的強大和華夏文明的風雅,是未來十年的主力消費群體,借助紡織服裝産品表達文化自信和民族情感的精神需求將會愈加濃烈。阿裏研究院數據顯示,2019年購買新銳國貨品牌的消費者中,超過50%是95後;尼爾森2019年第二季度中國消費趨勢指數報告顯示,68%的中國消費者偏好國産品牌;李甯登上2019紐約時裝周,被媒體普遍成爲開啓服飾國潮元年。未來國學、國藝、國樂等傳統文化都會以具象的符號形式呈現在中國品牌、中國制造的服飾和家紡産品中,設計師們還將運用當代潮流設計語言表達文化蘊含的價值理念,建立産品和消費者之間的情感紐帶,紡織服裝産品將成爲表達時尚、個性、文化歸屬感等生活態度的載體,自主品牌將迎來曆史性發展機遇。

        銀發族消費市場空間巨大。目前,銀發族消費供需矛盾較爲突出。根據阿裏巴巴數據顯示,2017~2019年老年群體消費金額年均複合增速高達20.9%,疫情期間消費增速僅次于00後,然而我國老齡用品僅有2000多種,與日本逾4萬品種相比有較大差距,豐富老齡用品供給任務較爲迫切。2025年我國6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將突破3億,醫療護理、健康防護等功能性紡織品以及中老年人服飾市場空間廣闊。此外,銀發族擁抱數字生活的速度也超過預期。根據阿裏巴巴《老年人數字生活報告》,2020年第三季度老年人使用手機淘寶APP月均活躍度高出全年齡段平均水平29.7個百分點,分別有71%和63%的老年人最想學網絡購物和網上支付技巧。年齡剛過老齡標准的新一代老年消費群體購買力強,熟悉互聯網消費邏輯,更加關注自我,追求品質消費和時尚消費,精准定位于銀發族的小而美獨角獸品牌將進入用心即有收獲的新時代。

        零售平台極大豐富。近年來我國互聯網消費快速增長,特別是疫情發生以來,適應宅經濟的“指尖消費”表現搶眼。根據艾瑞咨詢《電商新生態助力經濟複蘇——疫情下零售消費洞察報告》,截至2020年3月手機網絡購物用戶規模超過7億,網絡支付和網絡購物較2018年分別增長27.9%和16.4%。隨著消費者社交、互動、即買即得等需求增長,傳統電商、社區電商、社交電商、社群電商等平台都將獲得發展機遇,帶動返利、二手交易、租賃、分期、潮流搭配等多種類型平台應運而生,紡織服裝産品網絡零售渠道將極大豐富,新零售新業態將加速湧現。

        “十四五”時期,我國將正式開啓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新征程,向著逐步實現全體人民共同富裕的目標不斷前進。堅定立足內需,集全産業鏈最新優質創新成果,穩健開拓內需市場,是紡織行業深度融入國內大循環核心切入點,也是紡織行業不斷完善現代産業體系,破解百年變局實現持續發展的重要路徑。

        守正笃實,久久爲功。思者常新,恒者行遠!

        (来源: 中纺联产业经济研究院)

       

      HoMEmenuCopyrights 2015.All rights reserved.More welcome - Collect from power by english Blok number sss85786789633111 Copyright